鱼目

混珠之人

【毒明】阿青 中

这一天,我终于想起了LOFTER的密码……


7

上元佳节,花市灯如昼。

明教收敛了气息,藏匿于人山人海中。

蛇反倒抻长脖子四下张望,一点自知之明没有。

“藏好。当心旁人看到。”明教伸了指头,点住蛇的脑袋往自己的兜帽里压。

“旁人是看不到了,我也看不到了……”阿青埋怨,“只悄悄伸出去一点啦!”

明教没说行,只抬手将兜帽帽沿折起一条宽边,让两只亮闪闪的蛇眸露到外头去。

见看得见了,阿青就不闹了,在明教肩上伏好,尾巴晃得欢快,有一下没一下擦过蛊印,痒丝丝的。

时辰向晚,夜幕降临,蓦地,腾起火树银花来,簌簌噗噗惹一空绚烂。

“美耶……”

蛇忍不住赞叹,屏住呼吸的气声如羽毛轻盈飘进明教的耳里。明教稍稍偏头,果不其然望进一双蛇眸。一个专心看天上的烟火,一个专心看眼中的烟火,就直看到芳华谢尽,方回过神。

天上的烟火美则美,美不过眼中的。明教想。定是因了那眸,漫天光点映照下,流光溢彩,似鎏了金,引人入胜。

过好一会阿青才回过味来:“结束了?”

“嗯。”明教转身往人群外围走,与众人擦肩而过,“来年再看。”

“说定了?”

“说定了。”

“你陪。”

“好。”

蛇想了想,估计是不放心,又问,“真的说定了?不能反悔的。”

“不反悔。”明教笑答。

许是因约定好了,心里美滋滋,阿青拿一把小细嗓子摇头摆尾哼起小曲儿来。明教也是好奇,仔细听他唱。

“相思啊——惹奴愁,泪儿啊——不尽流。夜半——哎呀——频梦君,独个哇——上高楼……”

曲调简单旋律质朴的一首小调,当中夹了点情愫,哀哀戚戚。看得出蛇是不明白个中滋味的,只依葫芦画瓢地唱,直接唱变了味。

明教甚觉有趣,问道:“哪个教你唱的?”

阿青暂且打住,也不直接回答:“我唱得好么?”

明教给予了他肯定的赞赏。于是蛇絮絮叨叨讲起过去的事:“从前,我还小的时候,有一次山里掉进一个姑娘——穿鲜红鲜红的衣裳,跑起来像一团火。我帮了她一个大忙,她就留下来陪我。我给她吃食,她给我讲关于山外头,关于人的事。我学她说话学她行为,这歌也是学的她的。”

“你以前从没提过她。”明教有些吃味。

“实在是太久了。”蛇表示抱歉。

“那么,后来呢?”

“后来?”蛇说,“后来,她不见了,再也没出现。”

“想么?”

蛇点头:“想。”

明教一贯不知道该怎么挑起话头,而阿青难得缄默。

尴尬爬上脸颊。明教刚想着如何化解,耳畔蛇轻轻地咦了一声。待到他望去时,肩上已然空空。

哪还有那么一条小青蛇?

8

蛇不见了。

意料外的发现让明教乱了不小分寸。

会去哪呢?和谁或者不和?又为什么?抑或是……

明教越想越不敢想又越要想。不详的念头如菟丝花瞬间盘亘脑中。

但当务之急还是要先找着那蛇。

明教挥开繁杂的心绪,盘算一二。操使起还未生疏的轻功,轻巧跳出人群,在连绵成片的屋脊上飞快掠过。

三三两两的孩童不顾手上提着灯嬉笑打闹过,走马灯下才子佳人表露心迹,小贩们扯着嗓子吆喝,舞龙舞狮的锣鼓声喧天。四周的欢声笑语再热烈,心底只始终空落落的,不好受。

哪知到处寻遍也不见。明教就差把整条街翻个底朝天。回到长街当中,他走得又快又急,心如火烧,第不知多少次在人潮中溯回穿行,不放过身旁任何一个行人,好一番打量,冀望能有熟悉的面容,却是破灭。

之前强压下的念头又浮现,敦促着明教不停歇。正想着下一步怎么着,身后的衣角忽然被牵动,明教欣喜回头,便见孤零零的小女娃拿了一双明亮亮的大眼睛怯生生看他。

“怎的了?”最后是明教心软,蹲下身子问小女娃。

小女娃撇撇嘴,细声细气的:“哥哥,我找不到我阿娘了。”

明教往周围张望一圈,人人皆是沉浸节日的欢快模样,并不见有焦急丢了孩子的母亲。他又蹲下去,摸摸小女娃的头:“你要哥哥带你找你阿娘?”

小女娃迟疑着点点头。

 “好,哥哥带你找。” 明教笑一笑,起身牵了女娃的小手。

实际上,明教对于帮小女娃找娘根本没头绪,不过是想给自己找点事干罢了。

他牵着小女娃,领着她向清露寺走去——女娃告诉他,刚才跟阿娘去过那里上香拜佛祖。

清露寺是这山脚小城的唯一一所正经寺庙,坐落在临近的街巷,紧挨繁华的市井。从他们在的地儿出发走过一条小路就到,不是很远。

由于上元节,平日草木茂盛人烟熙攘的小路上吊着一条条彩带,上头坠的全是花灯。人从下头穿行,宛若水底游鱼,身上洒的全是温暖的光。

清露寺也呈现了不同的景象,灯火通明,人来人往,香火缭绕间颂佛声绵长不歇。明教进寺里,询问佛堂里的僧人,可有见过寻孩子的母亲。僧人回答说是有一位,不过找上一圈之后已经离开。答应会帮着再留意。

小女娃听了,脸立刻苦下来,大有撇嘴要哭的意思。明教连忙手忙脚乱安抚,怕真哭出来给人家寺庙添堵。

“阿弥陀佛。”僧人静静看了会,说,“施主真乃善人。”

“大师谬赞了。”

“求支签吧施主。”僧人突然神秘兮兮地小声,“保佑来年平安的,灵光。一支只要二十文。”

明教怀里被塞了签筒,盛情难却,按着僧人说的,随意摇了摇,摇出一支签,交与僧人。

“金风玉露一相逢,人间无数便胜却。只叹明年花更好,无谁同观两茫茫。”僧人呼啦呼啦翻查起解签文的册子,“施主最近应有一段缘,但这缘说好不好,说坏不坏。无妨无妨,拿着我这解签符文护身,终可逢凶化吉的。”

明教接过僧人递的符,不过一块巴掌大木头,正面一幅写意画面,圆的月亮,月下有丛乱糟糟的花。翻过来反面是刻的签文,顶上小洞里还穿了条红绳。

明教随手收下了符,没有戴上。交了求签钱就拉着小女孩出庙往其他地方找娘。

也是凑巧,前脚出了寺门,后脚便撞见了不死心回来再找孩子的女娃她娘。小女娃立刻撒了牵明教的手,哭唧唧往娘怀里扑。女娃她娘抱着找回的孩子,哭着笑着,又是谢佛祖,又是谢明教。

明教哪见过这大阵仗,只摆摆手急急说句免谢,拔腿便走。

“喂,你来了。”

脆生生的招呼惹得明教蓦然回首。这熟悉的细嗓子,不是阿青是哪个?

“你往哪看呢?”笑声叮叮当当地响,铃铛一样,“我在这里,树上。”

明教于是抬头,寺前大槐树的高杈上,能看到小孩手里拎个胖金鱼灯戳得一晃一晃玩呢,跟着两只白脚丫也晃。黑暗里,一双蛇眸幽幽地闪光,和明教对上视线,又笑,眼儿弯弯像两枚新月。

明教憋了许多问题,想了想,也只问说:“鞋呢?”

阿青指一指树下:“喏。”

明教拾了两只放得歪歪扭扭的鞋:“下来吧。”

“你靠近一点把胳膊打开啊。”

明教照做,阿青便从树上跃下,飘飘悠悠掉进明教怀中。臂弯里一下子满满当当,明教无声地翘了翘嘴角。

“来得够慢,我都准备去找你了。”阿青的声音闷闷的,带着点怨念,从明教胸前传来。

明教登时明白了,又气又笑:“我在隔街找了你一晚上,谁知道你竟躲在这里!”

“我!”阿青自觉理亏,“我……我也不晓得你找不到……我错了就是嘛!”

“我哪敢不要你。”明教故意酸他。

“反正我一直缠着你咯!”谁料是个没皮没脸的。

关于到底是谁的错,一人一蛇拉扯来拉扯去好一会也没个信服结论,于是干脆翻篇了。

有这么一出闹腾,现下倒是月上中天。

“回山上?”

“嗯。”

明教背起小孩,手里拎着他的两只鞋。

蛇搂住了明教的脖子。

“阿青最喜欢你了。”明教听到他说。

TBC

向来门可罗雀
轶俗当借口
男人不屑 女人不齿
我漠然

好些个时候
喜乐无常
欢愉无情将我流放
你却出现 底心落寞城池外
知更鸟在吟哦
不懂得疲倦
枝头花开了一半
倒觉恍然
呢喃春天的模样

八月长安夜正长,君临臣下孤为王。
算破天机劫难防,王佐遗香百世芳。
十二奇策声名扬,千古毒士唯贪狼。
拔箭啖目气可嘉,宛城留恨忠义肠。
虎痴勇猛世无双,危中高人来相帮。
前世英魂化八星,再续枭雄传奇话。

【苍歌】花魁

百合小故事

终于不咸鱼了一次jpg.

两千字差点搞死我

不像文言的文言文系列

求各位点个心吧!

花魁

 

花魁者,杨荇也。其父奉,原乃行脚商耳。因倾巨资买官得入朝,为佞臣。其生母,姓名不详,奉之小妾也,美姿色,为正房欺,郁郁而终。母逝前,荇习练于千岛湖长歌门,母逝,荇归,正房亦妒其美,害之,遂入娼门,流连舞榭歌台处。

后荇长,益美,人皆赞之若月宫仙入凡,且善琴,夺花魁。一时,五陵年少争缠头,一曲红绡不知数,声名远流,风光无二。然荇为人,似温和,实淡漠,独周旋众裙下臣,避世无争。

一日忽遇贵人,照面惊鸿,得自由身。贵人者,燕未然也,京城燕家长女。父护国公燕塞,母一品诰命夫人燕祁氏。其为人也,豪迈飒爽有任侠风,素爱刀剑,不喜红装。尝随父守雁关,领十数人队伍风雪夜行近百里,奇袭敌营,尽斩敌将,骁勇不输当年汉霍将军。燕父谓叹曰,吾家有女如此足矣。

 

且说荇与然归,继而府门经日不开。行者过门前,多闻琴瑟音,淫淫靡靡有玉树后庭花之风。坊间乐谈相关。

终至一城哗然状,缘然夫之过也。夫然夫,姓李名骁,亦大家儿郎,天策军一统将,娶然而不爱,人常遇其章台中。

先,有小人谓骁,尊夫人好情调,金屋里藏美娇娘也。骁闻言,急回府,夜半密见荇,求与欢。荇不从,则恼,欲杀之。然得信,散发披衣,提刀立砍骁,逐出府数街乃罢。

是以不日,众口纷纭,入然父耳,塞怒,亲捉然问罪,然不伏,受鞭百余下,卧床一月不起,期间皆荇料理,无微不至。遂情渐深。

 

而荇固知己之卑贱,一心一意侍然,未曾有通杨家意。反观荇父奉,利惠熏心之人,极好追名逐利,旦知女瓜葛燕,自上门诣。

荇得门房信,料父之诣乃为攀燕家,不喜甚,独面之。一问果然,立遣人逐奉。奉仓皇出,事暂休。

 

又说,燕未然有弟,名未勒,年弱冠而沉稳足智。因父燕公告老,面圣请缨任新边将,镇雁关三年而外敌不犯,方风华正茂之年,遭不测,逝。

恶讯至京,其母燕祁氏心甚悲戚,以泪洗面月余,随儿去。然边关不可无将,正服丁忧,朝廷来状夺情,命然守疆。

明日,然率亲军去边。荇为践行,执意出城相送,赠之随身琴中剑为护身物,不舍溢于言表。然千里送行终须别。别时,然自马上俯身,铁甲铮鸣,拥荇入怀,俱泪下,良久无言。

终,然疾驰去。彼时杨柳青青,送别好时节也。十里亭上白衣翩跹,形只影单。

 

然离后,荇闭门深居府中,日日倦怠梳妆,凝眉独坐幽思,闻声举首而惘然。反复如此,朱颜消瘦。

一日,奉再诣,见荇则笑,问安,似忘前事。荇聪慧,异奉之异,心生猜测,试探之。奉亦不欲藏,便知燕未勒之死奉竟掺有一笔。

 

原来,说道然父塞,前为将,正直几十载,难免多树敌,其一为朝中佞臣吴恕,与塞结怨深厚。虽燕公致仕,仍纠缠不休。恰奉攀燕不成投其门下,狼狈为奸,思根除燕家,另起党羽。

此番前来,所为者,欲图荇,再以其图然。花言巧语,许荇好处无数。

荇当下坚拒,慷慨激昂,责骂奉曰,为己便之谋害忠良,为私利之不顾国家。情激愤处,字字铿锵,声泪俱下。一番陈词令奉羞愧难当,讪讪言,不知女之忠贞如此。

奉既言语不敌,强行动手。荇始料不及,为其手下击晕。幽幽醒转之际,觉己于马车内箱,口不能言,目不能视,耳不能听,手脚尽缚于箱上。辗转颠簸数日不休。

 

行途天气渐凉。后有一日,马车停。一人解荇手脚束缚,拉至车外推搡。荇踉跄前行,手脚冰凉,苦不能言,行亦不知多少,止,耳目障碍终得除。

窥得白雪翩翩,天地茫茫,营帐连绵,数里不绝。荇心下大惊。而自主帐步出一人,玄甲陌刀,国士无双,竟燕未然也。

奉示然尚方宝剑,命然自刭。然闻之,怒不听,提刀欲杀奉。奉连连闪避,呼曰,汝不欲杨荇活耶?

奉之手下提荇示然。然执荇手拥至身前,拂荇鬓角乱发,软言细语,荇娘衣薄体寒,受大苦矣。怒目叱奉,吾死,当善待荇娘。否,定不放过。转又对天凄凉长叹,佞臣当道,朝堂昏庸,奈何,奈何!拔荇前赠之剑,毅然热血洒。

 

然逝,荇一夜白头,不饮不食不眠,无问外物,状若痴傻,大有随然去之势。不多日忽又如常人,旁人不解其意。

时有权臣,名柳泰。奉有仰仗处,许荇为其妾。柳泰者,年近而立,未曾婚娶。人或疑其不能人道,实则乃有分桃之好。

荇入柳家,泰令操持家务,行事果断,条理分明,府内上下焕然一新。由是泰刮目相看。遇泰操烦政事于家。荇则为之分忧,手段高明,泰愈器重。

后值朝堂颠覆,荇予泰良策,使其位重权高,而吴恕入狱,奉亦为之牵连。荇自着人擒奉,以然自刭之剑弑之然墓前,以告慰亡者。呜呼!

仇恨既得报,荇热泪不已,立出家之誓。泰亦不挽留,好生安顿之于庙宇。事至此终休。

 

余尝读前朝史,末代之昏黑无度最教人扼腕叹息,故颇为燕家不平,亦奇燕未然之为女子将军。而史载无提及杨荇其人。

余登南丘,寻然墓拜祭。其碑前飘纸坟添新土,觉异。天忽降雨,余急走避于墓前寺宇廊下。听得屋内叹诵曰,前事已杳杳,今者独伶仃。夜半频梦惊,涕泪满罗襟。不禁奇之。遂循声见一女子,面姣好,颜憔悴,白发青衣,凭窗听雨。余揖身道避雨意,女子邀余入室,看茶谈天。余问及诗句个中缘由,女子笑而不答,转为余讲诸多然之旧事。后雨暂歇,余辞别女子,寻寺中住持细诘,方知女子乃荇也。

余记起余之友叶生,尝过扬州。其时,荇未逢然。叶生告余曰,荇游画舫于扬州河上,人皆沿河而观,声势浩大。人缝中瞥得一眼,冰清玉洁,倾国倾城。

经多方查调,余终知荇之生平。由是思绪纷乱万千,为其写此小传,盖为外人道其故事,不使埋没也。


END

真实

莫染_:

还有突然求评论红心蓝手——

【最近涨粉这么多为啥消息提示这么少?关注了我又不和我互动是为了暗杀我吗?】

盏鹤:

哈哈哈非常真实了

熬煮黑洛酱:

一点粮圈观察,不一定对


哦对了,@维鲁斯特 ←这是我的微博,欢迎各位来找我唠嗑!

走过路过还请点进来看看

嗯,终于确定了新马甲。你好,我是鱼目,不足之处,还请多包涵。
关于吃的CP,多且杂,就不一一枚举了。圈子倒是有几个特别喜欢的,漫威,剑三,底特律,HP,圣斗士(初心不负),三国,APH。以及有在试图入坑霹雳。
墙头也是多,基本博爱无差。
关于产粮……emmmmmmm为爱发电,佛系产粮,随缘更新。最近还蛮想试写原耽小故事来着。
以上如果没耐心看完。这儿划重点!

挖坑注意!!!咸鱼警告!!!

没屁放了

安利向,如果你想古风写作。

码住了

横写宿命:

发愁古代上朝问题的时候发现的,有一些内容可能看不了。分享一下。


包括各代官制,服饰,风物,神奇常识等等。


古风写作一http://www.itangyuan.com/book/1135666.html


古风写作二http://www.itangyuan.com/book/9366633.html


这个作者还整理了一些其他的资料性内容,全部是非商用的。


古籍作为一个不学无术的门外汉,宋朝推《武林旧事》,明朝推《帝京景物略》。

新版乐乎真的好难用……呕!(佛到现在受不了了)

一些个人认为混圈需要知道的事情

共勉

Apple:

lof很多同人作品,很多用户,很多太太。
有一些事情想说明白。
以下来自我和我身边的人的亲身经历,仅代表我个人观点,不同意的话请私信我,谢谢。

1.关注之前一定要看简介。

2.不要在画手面前夸另一位画手,不要在文手面前夸另一位文手,不要在coser面前夸另一位coser。(其他职业也一样)

3.不要在一位太太的作品下谈论其他太太。

4.不喜欢吃一样食物,你可以选择不吃。但请不要摆出一副很恶心的样子,尤其是在你对面还坐着一位喜欢吃这种食物的人的时候。吃粮同样如此。

5.不要脚贱去踩雷,伤了土地也伤了你。

6.你发现了一位和你在某个方面志趣相投的伙伴,你和ta很要好。但是某一天你突然发现在其他的某些方面你们的观念完全不符,如果你选择尊重ta的观点,我想你们可以继续很要好;如果你为了保持所谓的“志同道合”而偏要ta改变ta的观点来迎合你,我想再多的功夫也是徒劳。

7.粉丝或许是太太们产粮的动力,但绝不会是太太们产粮的根本原因。不要去要求太太去做一些你喜欢但他们不喜欢的事情,你没有这个权利,他们也没有这个义务。产什么粮,产多少粮,给谁产粮,都是他们自己的意愿。

8.我想没有一个太太不喜欢评论。如果喜欢,动一动你的小手指,留下一条评论,我想太太们会很开心的。伸手党也请克制一下自己。

9.做一个友好、受人尊敬的外交官。

10.对于文手来说,文章是他们智慧的结晶。每个他们塑造的角色,每个他们构思的故事,都是有意义的,否则就不会出现在文章里。请尊重他们花下的笔墨与思想,尊重他们笔下的一草一木。

11.对于画手来说,每一幅作品都倾注了他们的心血和情感。在我看来,说一些类似于“这个画得好像××”的话是极其不礼貌的行为,尤其是当太太们画的还是原创时,这种话就更显得无知。

12.不要觉得你自己有多厉害。我想这个世界上没有谁能跳出那口井。你能做的只是一边在井里审视自己,一边想着如何跳到另外一口更大的井里去。

13.善于运用屏蔽、举报等功能。撕逼只会浪费时间和口舌。

14.每一个热爱ACG的小伙伴都是我们的家人。请善待他们,也请善待自己。